那些影響了網路安全領域的女性們

那些影響了網路安全領域的女性們

 

英國國家衛生服務機構(NHS)提出了一個問題:「網際網路是僅屬於男性的世界嗎? “這樣激將式的言論是為了刺激女性參與網路安全職業,但為什麼我們今天會面臨這樣的問題? 網路和計算機領域的職業本應是面向所有人的。 那為什麼很多女性被忽略了呢?

現代的工作通識告訴我們多樣性有利於團隊,然而對於讓更多女性參與到科技指向型職業,以及讓女性長期駐守在這類崗位,類似這樣的舉措卻鮮有進展。

許多人認為,男性主導的團隊在計算機及安全技術行業是常態。 然而回過頭看,女性曾一度處於計算機技術創造性的中心,而這也影響了我們今天所使用的計算機技術體系。

人類計算機”:第一批數據科學家

“計算機”這個詞語誕生於1613年,最早是指從事計算的人。 其中最優秀的往往是女性:1758年,尼科爾-賴恩•勒波特幫助預測了哈雷彗星的回歸。 一個世紀之後,瑪麗亞•米切爾繪製出了金星運行圖,並獲得了天文學教授職位。

1865年美國南北戰爭結束時,戰爭遺孀需要糊口。 婦女們便被雇來從事計算工作,當”人類計算機”。 外號”X夫人”的艾格尼絲•邁耶•德里斯科爾,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領導了美國對日本密碼和手冊的解碼工作。


“人類計算機”雛形 | Unsplash

女性解開了終極之迷

英國的艾倫•圖靈因在二戰期間破解納粹的”謎”密碼而聞名,然而這隻只靠一個天才所為。 在布萊切利公園的密碼破譯小組中,有75%是女性。

圖靈的同事瓊•克拉克研究出了如何加速解碼雙重加密資訊,但和她那些男性同行不同,她的技術並沒有以她的名字命名。 由於克拉克的職位和她的專業不一致,在當時並沒有”高級女性密碼分析師”的職位,所以她被授予了”語言學家”的職位。

瓊•克拉克,圖靈的同事 |《模仿遊戲》劇照

圖靈說,「人類電腦」應該遵循固定的規則,在任何細節上都不可以偏離規則。 女性在現實社會中的「屈從」地位恰好迎合了這一理想條件。 然而圖靈的密碼破譯者之所以成功,是因為她們具備和當今的安全分析師一樣的能力,那就是邏輯、方法論和數據分析。

 

艱苦計算卻被貶為”千兆女郎”

女性在「人類電腦」職業中的支配地位,掩蓋了一個難以忽視的事實。 綜合而言,她們的工作做得不錯,但卻比男性同行薪酬要低。 於19世紀80 年代在哈佛天文臺工作的愛德華•皮克林,被人起了「哈佛電腦」的外號。 就是因為她做著男性學者們認為單調乏味、沒有報酬或者只是收入零頭的工作。

“千兆女郎”一詞出現在20世紀40年代,特指被視為”女性職業”中的複雜計算。 在今天,我們會用千兆位元組或者太位元組來形容電腦的計算能力,然而在那時,人們衡量算力的單位卻是「千兆女郎/每小時」,一個這樣的單位,背後就是一千個小時的艱苦計算。 千兆女郎們的工作絕對不是微不足道的。 在20世紀50年代,格拉迪斯•韋斯特為美國海軍武器實驗室進行的計算工作,促進了GPS系統的發展。

計算機行業成了”男性主導的世界”

到20世紀60年代,人類電腦的工作已經讓位給了自動化機器。 在40年代時程式師大多是女性,然而到了60年底後期,女性在工程師中的佔比已經降到了30%到50%。 女性的薪酬依然較低,而且很少有女性升到管理層。

家庭感知計算教育多數是為了男人和男孩子準備的。 1984年的一份報導顯示,5個女孩中只有1個會在家裡使用電腦,而2個男孩中就有1個會在家裡使用電腦。 從計算機科學專業畢業的女生比例,在1984年正值37%的峰值,隨後便開始下降。 學者溫迪•霍爾說,到20世紀90年代,男性佔據了專業計算機領域,而電腦”被當作男孩的玩具出售”。

 

計算機史上的幾位著名女性

  1. 艾達•洛夫萊斯(Ada Lovelace)發明瞭第一個演算法

艾達•洛夫萊斯

1843年,艾達•洛夫萊斯發表了第一個演算法,她被認為是世界上第一個計算機程式師。 她意識到查理斯•巴貝奇(Charles Babbage)提出的分析機可以做的不僅僅是計算,而是將數學和分析結合起來。 艾達•洛夫萊斯紀念日慶祝女性在科學、技術、工程以及數學(統稱為STEM)這四方面取得的成就,並鼓勵年輕女性追隨她的腳步。

  1. 海蒂•拉瑪(Hedy Lamarr)避免了古巴導彈危機

海蒂•拉瑪

20世紀40年代的好萊塢女演員海蒂•拉瑪發明瞭一種跳頻方法,能夠遠端控制魚雷,避免了受信號跟蹤或干擾的風險。 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時,海軍艦艇就使用了這種技術。 它后來發展成藍牙和WiFi無線網路技術的一部分。

  1. 格蕾絲•赫柏(Grace Hopper)發明瞭新的程式設計方式

格蕾絲•赫柏

格蕾絲•赫柏為程式設計語言創建了第一個編譯器。 她以巴貝奇和洛夫萊斯的分析機哈佛Mark I為基礎,為一台機電計算機程式設計,並編寫了一本全面的指南。 她並沒有因此而受到讚揚,然而一個流傳甚廣的誤解是她創造了”bug”一詞,即一隻飛蛾導致她的電腦出現故障。 她後來開發了計算機程式設計語言COBOL(通用面向商業的語言),開發了新的象徵性編寫代碼的方式。

  1. 瑪格麗特•漢密爾頓(Margaret Hamilton)帶我們登月

瑪格麗特•漢密爾頓

如果沒有瑪格麗特•漢密爾頓的説明,1969年的登月是不可能的事情,她為阿波羅的飛行軟體編寫了程式,而這類工作需要更多的”人類計算機”。 漢密爾頓編寫了程式后,女裁縫們通過將銅線穿過磁環來硬編代碼。

  1. 伊莉莎白•費勒(Elizabeth Feinler)”編織”出了互聯網

1969年,在斯坦福大學,伊莉莎白•費勒創建了第一個互聯網目錄ARPANET,她的團隊中大部分是女性。 到20世紀70年代初,他們建立了第一個web功能變數名稱擁有權的WHOIS目錄。 費勒建議按照計算機所在的位置對域進行分類,比如專為教育機構使用的. edu網域名稱。

  1. 為技術引薦新受眾的女性們

組織、建立關係以及人為因素,通常被認為是女性的專長。 而這對於計算專案的成功和創造對新服務的需求也至關重要。 瓊•鮑爾在1964年創建了第一個計算機輔助約會服務。 1988年,斯泰西•霍恩在紐約創辦了一個網路社區,名為「東海岸約會」(ECHO),使用者可以在此在線聊天。 遊戲設計師布倫達•勞雷爾的研究顯示,女孩子更喜歡互動式角色電腦遊戲。 在上世紀90年代,她的公司Purple Moon開發了一個暢銷的遊戲系列,靈感就來自於該項研究。

在20世紀70年代,瓊•溫特斯(Joan Margaret Winters)參與了IBM的SHARE專案,旨在研究計算機軟體該如何考慮人為因素。 而如今當你在你的電腦上看到這個標誌性的垃圾桶符號時,你應該感謝蘇珊•卡瑞(Susan Kare),是她在和賈伯斯一起工作的時候,設計出了這個圖示的原型。

當今網路安全領域女性的影響

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,當年輕人看到身邊的人在事業上取得成功時,他們更有可能選擇它。 對於考慮進入網路安全領域的女性來說,道理也一樣。

自稱為”安全公主”(官方頭銜:工程總監)的帕麗薩•塔布瑞茲(Parisa Tabriz)負責谷歌的安全測試實驗室。 電子自由基金會(EFF)的網路安全主管伊娃•加珀林(Eva Galperin),則正在為了數位隱私、安全和公民自由奮鬥。

麗貝卡•貝斯(Rebecca Bace)在美國國家安全局從事威脅入侵檢測工作,是她促成了著名駭客凱文•米特尼克的落網。 由於她的重要指導和建議,網路安全社區給她起了個綽號叫「窩媽媽」,並在她過世後將她列入2019年網路安全名人堂。

吸引並讓更多女性留在IT行業

在英國,過去十年女性在IT行業的比例一直保持在16%。 但在許多國家,如中亞國家,女性佔IT行業工作力的近一半。 這是性別平等的悖論。 在兩性越不平等的國家,受過教育的女性越會尋求收入更有保障的職業;而在兩性較平等的國家,女性則會避開那些有歧視女性前科的職業。

現在又有了更新的進展。 卡巴斯基的《2021年科技女性報告》對全球四個地區的女性進行了調查。 令人鼓舞的是,其中57%的人說自己組織內的性別平等狀況有所改善。 儘管如此,44%的人認為男同事升職更快。 COVID-19疫情使情況複雜化:50%的人認為遠端工作改善了性別平等,然而60%的人說她們現在承擔了”大部分”的家務,以及孩子在家上學的壓力。

Panoply Digital的聯合創始人兼董事隆達•澤萊茲尼-格林博士在報告中說,改變之所以緩慢,是因為”在IT行業中,圍繞性別平等開展的活動,過多地集中在一次性的口號中,以及能博取媒體眼球的方案上,而不是集中在女性員工身上、集中在那些能夠對她們的職業與生活產生持續影響的行動上。 ”

澤萊茲尼-格林博士認為我們應該為女性創造全新的產品和服務,這樣才能吸引更多女性進入這個行業。 被廣泛報導的人工智慧(AI)的多樣性問題,可以視作一個機會:”宣傳蒂姆尼特•格布魯和喬•布蘭維尼的故事具有極大的潛力,這兩位黑人女性所領導的正是更具道德和包容性的人工智慧設計。 她們的故事使從事IT和科技領域的女性有所增加,而現在這些領域中女性從業者的比例偏低。 ”

面向繁榮的未來,我們會提出”互聯網是僅屬於男性的世界嗎? “或是”從事互聯網行業的女性在哪裡? “的疑問。 她們不再是曾經伏案計算的人。 她們正在創造變局,不過是在另一個行業。 我們走在正確的發展道路上,然而前路依然漫漫。 有了更多的女性,我們便能創造出更能代表用戶的產品,更能從性別平等的IT計算機行業受益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

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| Theme: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.

Up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